欢迎来到书包网5200,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https://www.shubao5200.info

书包网5200 > 言情小说 >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 > 169|欢喜人家(57)三合一(1/2)

169|欢喜人家(57)三合一(1/2)
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欢喜人家(57)

    老太太这个表情这个话吧,第一感觉就是宋兰兰偷人了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林雨桐还真就不信。宋兰兰对金红胜,怎么说呢?那大概真是爱到骨头里了。或者说,占有欲渗入到骨头里了。那边哪怕跟萧湘生了一个孩子,她这边不也没怎么着吗?突然的,就说偷人了?

    拿啥偷啊?

    人到中年,体重飙升,脸上的肉颤巍巍的……外形条件不达标。当然了,外形不外形的无所谓,当女人变的有钱的时候,也会有年轻帅气且好吃懒做的男人依附过来。只要你大方,你有那么些钱。男人有点小钱还能勾搭到条件一般的女人,可女人有点小钱是舍不得勾搭男人的。除非这个女人特别有钱。

    可宋兰兰有钱吗?

    有!小钱有。

    金红胜没苛待她,生活费保姆开销,每月都按时给。要出去玩,经费给你。便是这几年靠着这个生活费,出去旅游的经费,抠唆的攒下一些,但给你的总数在那放着呢,你能抠唆出多少来?

    就你攒的那点钱,想勾搭一个?

    呵呵!宋兰兰的眼光在那里放着呢,真要勾搭,除非这个男人外形各方面比金红胜强,且特别会甜言蜜语。可这种男人骗啥样的女人骗不来,非骗宋兰兰,要啥没啥的。这要是没金红胜强的,说实话,人家宋兰兰看不上。

    因此,老太太哪怕是说的暧昧,但林雨桐是一点没信。她还坐在老太太边上细问:“是您亲眼见什么了,还是别人说什么了?再说了,金家爷爷奶奶人呢?”

    老太太低声道:“老云身体不好了,都在那边看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老云是金红云找的那个有钱的老头,这才几年呀,身体说不好就不好了。之前林雨桐也没怎么见过,可看着,也不是短寿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老夫少妻的,那个……要是不节制,也说不好。

    既然金家老两口不在,那就是说家里只宋兰兰和保姆两个人呗。

    老太太又说:“……前几天我碰上小保姆了,那姑娘说,她有半个月的假,要回老家一趟。当时那大包小包的就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给小保姆放假了。

    只剩一个人了呗。

    林雨桐就替四爷问:“那她最近跟谁走的近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信,可小区里那些跳舞的老太太可都说了,说是看见你宋姨一到晚上就去健身房……我也说去健身房没啥,可这去是没啥,但经常就是出来之后带人到楼上去……后来还听说带了不止一个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那这就更不可能是那种花边事了。那个年代过来的,没那么开放。保守是刻在骨子里的。

    人不可能这就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没有边缘的极端呀。

    老太太就说:“我也不信呀!可你宋姨不见了!有人说半夜看见她大包小包的跟个人下楼上了一个两小汽车,走了。我今儿都去了他家好几次了……摁门铃敲门,都不见人。我这不寻思,把小业叫回来,他总有钥匙的吧,要么……咱进去看看。不管是人不在了,还是怎么的了,可别是一个人在家里,再给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但老太太不叫告诉金红胜,怕是更倾向于宋兰兰人不在家。要真是担心出事,早就在电话里说了,叫四爷赶紧回来上家里看看去,不会在这里耽搁了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既然都这么说了,那就去看看去。

    林雨桐跟着四爷起身,“那要不,我们去看看。您还跟着去呀?”

    老太太拿衣服就走:“我去看看……要真有啥事,你们都是晚辈……不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你看这话说的,当着人家儿子的面呢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去也行,是个证人。再有人说起闲话,好歹能堵了别人的嘴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冷的齁齁的。林雨桐搀着老太太往那边走,然后上楼,四爷拿了钥匙开了门,进去开灯。

    确实是没人。

    四爷楼上楼下的都看了,没找见人。他摸出电话,直接给宋兰兰打电话,电话关机。他又给宋家那些大姨二舅这些人打了电话……宋兰兰并没有回娘家,也没有跟娘家人联系。人家说最近见到宋兰兰还是一个多月之前,是宋家老太太过生日的时候见了。只她一个人回来的,不见金红胜,也不见这个大外孙。

    话里话外的,对四爷多有不满。可原主本来跟姥姥那边也不亲近,主要是舅舅多姨妈多,孙子外孙子一大堆,稀罕也稀罕不过来。金家却只这一个宝贝疙瘩,金家老两口还怕孙子去人家家里受委屈呢。因此,四爷跟那边也就更不亲近了。也就是过年你来我往的见几面,宋兰兰这个当面的不要求去姥姥家,四爷一般是不去的。

    没搭理那边的不满,急着挂了电话。林雨桐也觉得很没有必要在乎那些,外甥打电话问呢,那肯定是宋兰兰这边出事了,你们不说问问宋兰兰怎么着了,倒是话里话外的挤兑外甥,这是个啥意思?

    那边不知道,四爷就跟金红胜打电话,这事不用那么曲里拐弯的,就是在外面找人了,那不正好,两人离了各过各的,还都自在了。

    金红胜那边跟人应酬喝的五迷三道的,一看儿子电话就出来了:“……你妈……你妈刚才还给我打电话了……说是出去玩一圈,人现在在国外……哪个国家……不知道呀!她那么大人了,这两年她出国出的都不稀罕了……这样你给那个之前给她找的那个出国带的翻译打电话……现在她出去也不通过我,都是自己联系的……你给那边的公司打电话,看看你妈有没有要翻译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发了一个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四爷根据这个电话再打过去,还就是带了翻译走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翻译?”林雨桐问。

    四爷拿着电话:“英语翻译。”

    那这还是无法判别去了哪个国家了?

    四爷又问人家:“能把这个翻译的电话号码给我吗?或者,你知道这个翻译去哪了?”

    那边倒是利索:“去韩|国了!我查一下号码再给你发过去。”

    韩|国?

    隔着电话林雨桐都听到了,然后她恍然:“……这不是去旅游去了……她这是整容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谁给出的主意?你就是想整容,完了你……你把事情愣是弄的跟私奔似得。

    这事闹的。

    桐桐一说整容,四爷就想起来了,上次他说萧湘好看,说金红胜好色来着。

    就老太太不明白:“啥整容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种把眼睛整大,把鼻子垫高,把身上的脂肪都给抽走的那种……”这么一解释把老太太听的一哆嗦,“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嘛!”

    林雨桐就说:“人家愿意呀!您出去可别胡说去,等人回来一看,大家就都明白了,压根就不是你们猜的那么一码子事。”

    不是就好!可这整容……听着愣是比偷人还叫人觉得发毛。

    林雨桐估计四爷要给那翻译打电话,然后跟宋兰兰通话,她就扶着老太太往出走,“我送您回去,然后也得回宿舍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在路上还问:“那整容还得跑人家国家去?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技术比较好。”她这么说着,其实心里知道,这个时期再那边,其实也没发展到那种很大的规模上。在国内整容这个概念,在普通大众中好像那都是很远的事。划拉双眼皮这种有,好像也在哪见过抽脂的广告牌,但肯定不是后来的那种在电视上但凡出现一张脸,就试图从人家脸上找用刀子雕琢过的痕迹……因此,风险其实挺大的。

    那边四爷接通了电话,借着翻译的电话给宋兰兰说呢:“……您这是要命呢,还是要脸呢?就是再胖一百斤,你在家呆着,我爸也不能把人怎么着……可一旦说上了手术台下不来,我可跟你说……那我爸明儿就会领个新人回家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宋兰兰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,直接挂了电话,然后翻译的手机也关机了。

    干着急你没办法。

    这边挂了电话,四爷还是跟金红胜说了一声,是不是过去找找看,这么着不是办法。金红胜说明儿就让秘书过去,顺便把宋家大姨给叫上,方便照顾。少不了再给大姨点钱,也只能这么办了。

    从楼上下来,桐桐开着车已经在楼下等着呢。四爷朝健身中心那边指了指,是说要进去一趟。林雨桐在车上等了十来分钟,四爷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是健身房的教练,顺带的给美容院这些地方拉客户。结果拉到一个人,人家觉得国外的技术好,真就要去国外。他们最多属于提供给了客户一些讯息,能把人家怎么着。

    牛不喝水人家也强摁不了头。

    原想着宋兰兰这一去,十天半月的也就回来了。可谁知道大概得有十天之后,宋大姨给四爷打电话,“你妈说什么都不回去,我刚才给你爸打电话了……你爸说停了这边的钱……可你妈这脾气,刚做了抽脂……如今想做个拉皮的手术,大概还得个十多万……”

    意思是宋兰兰的钱花完了,再给打点钱过去。

    四爷就跟她说:“先把人哄回来。要是真想做,那就在国内做,高价请人飞刀都行。你这在国外,真出了事,怎么办呢?人生地不熟的,手续各方面都齐全吗?跟我说也没用,我的意思也一样,先回来。我手头是真没那么些钱。”

    花钱给你请健身教练,请营养专家,请美容专家都行,但这个时期你别在国外玩那个,要命。

    四爷说没钱,那就是真没钱了。他刚刚花出去一大笔钱。这部分钱不是公司挣的,是那些专利得来的。专利肯定不卖,但是专利使用是需要费用的。技术如果在国际上都属于先进水平的情况下,那对国外的公司收取的费用更高。

    这钱以后会源源不断,但第一笔数以千万计的钱,四爷用来干嘛呢?

    全部捐给学校,要在学校建一个交叉学科研究所。交叉学科也是近些年新提出来的概念,学校也早有这个意向。有人捐赠,还是学校的学生回馈给母校的,那这有什么问题呢?

    一点问题没有。

    四爷花了那么多钱,只有一个要求,这个研究所,得以林雨桐的名字命名,不管什么研究所,前缀必须带着‘雨桐’二字。

    这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具体的协议还在签署中,四爷的钱有了去向,就真没钱给宋兰兰叫她在国外冒风险做什么整容手术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四爷继续忙。

    电脑屏幕一直亮着,键盘不时的传来敲打声,隔壁通宵忙活的也不知道头儿在忙活什么。

    能进入社团,各个绷得都很紧,下来的任务,抽时间熬夜也要完成。他们听说了,好像公司已经给韩小磊单独买了房子了,这消息确实的很。还有另外两个突出贡献的,公司虽然没有给全款买,但也给按揭了,首付是公司给出的。这位才工作了多长时间?

    泡面榨菜在外面放着,一箱子一箱子的。坐在角落的小眼镜揉了揉脖子,“我饿了,要吃面,谁要吃,我一起煮……”

    马上就举起四五个手,剩下的人许是没听见,他也没管。只管去外面的走廊里煮面去了。用开水煮面,快的很。方便面拆了十包,放在两个电饭锅里煮。这边才要了那几个饭盒,都给盛上,然后一人给发了两包榨菜,就听到几声‘我去’!

    扭脸一看,嗯?

    电脑黑屏了!

    哪里出问题了?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煮面的时候碰到电源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灯亮着的呀。

    小眼镜含着一口面,指着电脑屏幕叫几个人看,就见屏幕上不是全部黑屏,而是自远而近冲来了一个小亮点。这个亮点由远及近,像是暗夜天空闪过的流星,紧跟着,这‘流星’越来越多,无数的流星闪耀在暗夜的星空上,慢慢的,似乎出现了地平线,却见那地平线上,那地平线上,缓缓出现一人,这人……侧面而站,仰望着星空,像是在等谁一般,竟是让人不由的多了几个孤单的寂寥。蓦地,这男子抬起头来,屏幕前的人不由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就见遥远的星空冲出一颗最璀璨的星星,那星星奔着他而来,就见他伸出手,那颗星星便落在他的掌心之中,紧跟着光华一闪,那掌心中的星星,便成了一个身着霓裳衣的美貌女子,这女子侧过身来,只能看见半张侧脸,可那边的谁不由的‘噗嗤’一口给喷出来了,紧跟着咳咳咳的连声咳嗽。可没人搭理他,都盯着屏幕。就见这姑娘灿然一笑,然后如同仙子一般飘然而上,她伸出手来,像是在邀请谁,就见站在地上的男子也朝着这仙子伸出手去,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,那男子的身子慢慢的飘了起来,跟那女子相对二站。女子仰起头,男子低头吻在她的眉心,周围的流行化成永恒的星辰,不知道是他们点亮了星辰,还是星辰点亮了他们,这一刻竟像是永恒。继而白光一片,宛若彩缎似得飘过一行字:

    等你来,随你去。

    翻译过来:我的世界自始至终只有你。

    这一行字飘过,然后化为漫天的飞花,飞花落处,屏幕一闪……

    正常了!

    机房的这一伙子面面相觑: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刚才呛住的那位仁兄默默的举起手,然后朝隔壁指了指,“你们不觉得刚才那两人有点眼熟呀?”

    脸是侧面,其实是可以看见的,只是刚才有点没反应过来,如今想想,可不是!关键是除了大一新生,其他的人都看过去年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