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书包网5200,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https://www.shubao5200.info

书包网5200 > 言情小说 >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 > 31|与你同在(31)三合一(2/2)

31|与你同在(31)三合一(2/2)

谁家盖房,很少说和和气气的把事给办了的。

    里面的是是非非,说不清楚。但也绝对不会是一家的问题。

    林雨桐没心思断官司,只是这六爷爷天天晚上要是站在大伯家卧室窗口,那谁受的了?长此以往,这气运难道不受影响?

    这边正想着,要不要提醒大伯母,给家里请个门神回来贴在大门上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今也不确定这个办法有用没用,正琢磨呢,就听到‘哎呦’一声,林雨桐扭脸过去,就见大伯母半蹲在地上,手捂住脚踝的位置。

    得了!这是扭了脚了。

    平地上怎么就扭了脚了?

    院子里水泥打的平整的很,以前还有个台阶,后来,这不是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吗?林爸之前管着附近的一项工程的时候假公济私了一把,把院子里修整了修整。因为院子里的排水林爸亲自设计的,知道没有问题,所以,前前后后的,都是平整的。你说这种地面上,好端端的就把脚扭了。

    林奶奶对此也就是叹气:“行了!你回去躺着吧,我收拾。”

    大伯母委屈的:“妈,我不是躲懒,是真把脚扭了。”这段时间运气背的很,吃饭噎住了能噎的憋过气去,喝口水能呛到气管里,吃口鱼结果去县医院动了小手术才给拿出来。她扶着边上的水池起来,一路一瘸一拐的往他们家那边去了,一边嘴里还嘀咕:“明儿得找大仙给算算,这是冲撞了什么了?”

    林雨桐追上去:“大伯娘,我扶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大伯娘就摆手:“不用,赶紧去帮你奶奶去,就这两步路没事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硬给扶了,顺势也去看大伯母的脸。这一看之下,心里马上就有了答案——口孽!

    口孽,也就是口业。

    什么是口业?

    恶语、绮语、两舌、妄语,皆是口业。恶语是说骂人的话;绮语是只说漂亮话,奉承人的话;两舌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;妄语是谎话假话。

    犯了这四者,都算是犯了口业。

    显然,大伯娘是嘴上半点不饶人。人家都去了,还一口一个老不死的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林雨桐倒是不管了。之前还想着提醒了,如今连提醒的意思都没有了。她造下的孽,她得还。

    这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为什么看相算命的都是五弊三缺呢?林雨桐觉得,首先是他们用这本事换钱了。对于造孽的人,是花钱消灾,了结了他们身上的因果。可这因果去哪了?去了管了这事的人身上了,谁管了闲事。谁就得承担这份因果。这叫拿人钱财与人消灾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也有了几分明悟。

    昨晚睡前跟四爷说闲话,四爷还专门说了这事。

    他就提醒林雨桐:类似这样的事,少管为妙。

    不管归不管,这次的事,却也叫林雨桐对自己这天眼有了进一步的了解,如今的状况,很有些‘福至心灵’的意思。这种能力……好是真好,但那话是怎么说的,‘将欲取之,必先予之’。上天‘先予’了自己这个能力,那么,这是想从自己身上‘取走’什么呢?

    越是能力大,她心里的不安就越是浓烈。

    回到厨房,想再试试,便去偷偷的盯着老太太看。可看了一会儿,越看老太太的面容越是模糊,竟是什么也看不透。再看从外面拎着两只处理好的鸡回来的爷爷,也是一般无二,再怎么想看分明,却反而什么也看不分明了。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缘故呢?

    想不明白,没人给解惑,她也不费那个劲了。

    饭做好了,爸妈也回来了。饭桌上说的都是那位病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林爸就说:“看着不好……只怕这个暑天都熬不过去。七哥还说叫我吃了饭过去帮着看看给我九叔选福地的事。”

    祖坟就是那一片,不过祖祖辈辈的都是土葬。地方已经很挤了。村里的意思是,还有几片荒地,不行重新找块坟地做坟场算了。可那没葬过人的地方,谁知道风水好不好的?

    林爷爷就说:“你能懂那个?”

    林爸不是一点都不知道,他这人慎言惯了,只道:“从城里请了风水先生过来看的,叫我过去陪陪。”

    风水先生?

    林爸说着,就看闺女:“你也没在村里怎么转过,林家的祖坟在哪你都不知道,要不然也跟着去转转,只当是玩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开明吗?

    “好啊!”林雨桐也不知道爸爸打的什么主意,叫去就去呗。她偷眼看她妈,她妈嘴手的筷子也没停下,眼神都不带瞟的:“想去就去,看我干啥。记得早点回来,一会子你小姑该回来了,别野的叫一大家子还得等你们爷俩。”

    于是,爷俩还算是愉快的出门。

    林雨桐就问说:“您带我去……是觉得城里的大师有来头?”

    林爸严肃着一张脸:“到了就知道了。”然后再不怎么热心于跟闺女说话。便是偶尔说一两句,也是介绍村里的这个那个的,别的再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叫人一头雾水的闹不明白他想干啥。

    去了那位七伯家,门口已经围着一圈的人。七伯这几年在南边做生意,很是挣了钱了,家里从前面盖到后面,弄的跟栋小别墅似的。如今门口停着豪车,同村的人来了不少人。帮着族人选坟地,其实就是给林家人选坟地,这个地方如果行,那是林家人以后集体的归宿,所以,都挺重视的。能来的都来了。林爸过去跟人家打招呼,林雨桐又是叔叔伯伯的跟着叫了一圈,然后人家省城里的有来头的大师才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可这一出来,林雨桐就不由的笑了。

    穿的人五人六的被簇拥着的这位,不是老侯又是谁。如今不是天桥上穿着背心大裤衩破拖鞋的算命先生了,而成了城里来的风水大师了。

    这人什么水平?

    林雨桐知道的不清楚,只是粗粗的接触了一下,大致的印象就是:这就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老江湖。至于说看风水……其本事,她还真没见识过。

    林雨桐父女俩,在这一群泥腿子中间算是比较特别的,老侯一眼就看到了,自然也认识林雨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丫头的时候,老侯明显一愣,然后僵硬的朝林雨桐点点头,矜持的上了车,身边跟着两个年轻人,一个赶紧上了副驾驶,一个帮老侯关了车门。

    边上就有人问林爸:“小九认识大师?”

    以为老侯是朝林爸点头的。

    林爸含混的应了一声,等人都跟着车走了,他才故意落在后面问闺女:“认识?”

    林雨桐只得道:“见过!”说完怕林爸多想,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熟!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林爸这样子也不像是信了的。好吧!信不信的也就这样了,解释是解释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坟场距离村里也就二里路,走着十分钟也就到了。那边老侯带着两个临时搭伙的助理,像模像样的站在路边,面对着一片荒地。

    林雨桐站在最后面,也不到前面特意听老侯忽悠。她只以曾经看过的一些杂书所记下的有限的东西去分析这块地。

    这一细看,便觉得有些奇怪。在自己眼前,升起了的是一团五色气:青赤白黑黄五色俱全。

    这五色为正色,代表的意思林雨桐如今不好下结论,但她到底是记住的典籍多了。

    很多东西记得不是很清楚,但是五色气这个大致是有印象的。比如《三国志·吴志·孙坚传》中有‘坚乃前入至雒’,后来作注时引三国吴韦曜《吴书》里的话说:“坚军城南甄官井上,旦有五色气……坚令人入井,探得汉传国璽。”

    《晋书·武帝纪》中又说:“太康元年春正月己丑朔,五色气冠日……”

    《宋史·神宗纪一》中记载:“庆历八年四月戊寅,生于濮王宫,祥光照室,羣鼠吐五色气成云。”

    五色气不是跟玉玺相伴而生,便是在帝王出生时出现。

    可见,这五色气为祥瑞之气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这种地方做墓地到底好不好,想了想,直接给师父发了短信,当然了,也没指望他马上就回复。只在短信中说道:回老家,恰遇族人择吉地。观其之上,五色气隐现,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发过去之后,觉得这里也没什么好呆的。倒不如四处转转,试试自己能否在别的地方看出异象来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就要上前,打算跟老爸说一声。谁知道手里的电话却响了,是师父的。

    她还惊讶了一下:“师父?”

    “师妹,是我。”那边的声音之前听过,就是温柏成。

    “三师兄?”林雨桐只能这么称呼:“师父他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对方只笼统的给了这么一个答案,马上就问说:“你说你看见五色气,在哪里?”

    林雨桐把这边的情况简单的说了,见温柏成对自己能看见气这事毫不意外,她便知道,白衣很信任这个徒弟,将自己的事至少跟这个徒弟说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说这件事止于他们师徒二人呢,结果还是告诉了别人。这么看来,自己对这个师父有些保留,暂时应该是对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,就把这边的地址连同如今的情况简单的给说了一下:“……老侯这人,跟师父的关系好像很亲近,也不知道三师兄知道不知道他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电话那边显得很急躁,“你把电话给他,我跟他讲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不想叫人家觉得自己跟老侯是认识的,就说:“那师兄打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他的号码,师父的手机里号码很多,却只有咱们几个的……他是存姓名的。”他说着,就催促,“这事紧要,不要耽搁,叫老侯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林雨桐只能从后面一步步的走到前面。

    老侯这会子正在给分析地形呢,林雨桐能听到他说:“……在穴的左右夹对的山,要高低大小远近相称,方为合格,这些山能对穴起到辅弼护从作用……”

    这说的倒是很像是那么一码事。

    林雨桐在他身后不远处,轻轻咳嗽了一声。老侯蹭一下回过头来,看林雨桐,用眼神示意:有事吗?求你别捣乱。

    谁捣乱?

    林雨桐把手里的电话递过去,却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老侯以为是白衣,接过去便道:“老兄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说出一个‘老兄’,别的一个字都没往出说,也不知道温柏成跟他说了什么,他拿着手机往边上走了几步,低着头只‘嗯嗯嗯’的,得有五分钟吧,他才挂了电话,面色也严肃起来,倒是有几分大师的模样。然后把电话递给林雨桐:“你师兄正往这边赶,我暂时也走不了了。我去村口等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今儿过寿。”林雨桐对等着这个未曾谋面的师兄的事不是很有兴趣,便找借口推脱,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见了师兄替我赔罪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扭身就走。

    今儿真是倒了血霉了,林家人都得知道这林家大三房小九房这边的闺女不走正道呀。

    林爸一脸呵呵的在后面等着,林雨桐可无辜了:“是我师兄……我师兄一会要来,咱先回家吧。今儿这边没结果的!”

    有没有结果,林爸觉得都不能在这地方呆了。没瞧见一个个的都瞧他们父女俩呢吗?当年他考上大学顺利的留在城里工作,都没收获族里这么多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他面上不动声色,回去的路上却突然来了一句:“闺女,你瞒着我跟你妈的事不少呀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:“……”是不少,但能说的真不多。她跟着就接话:“能说的我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和你妈,还有不能说的?”林爸又问,一双眼睛还跟探照灯一样看过来。

    林雨桐咬牙,重新回来的事是不能说的。可对于这天眼之类的事情,应该透漏一二吧。要不然老爸这一关,可不好过呀。

    沉默了得有一分钟,林雨桐才道:“您觉得我师兄是江湖骗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林爸斩钉截铁,“温柏成其实比我小两届,算是我的学弟。但在这一行的名头确实是不小,算是国内顶尖的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那倒是好说了,“我师父其实就是个风水大师,我这位师兄在风水上的造诣肯定也不低。”但这个人却是你说的顶尖类设计师,“所以,爸,我这干的是不是正事,不在于我干的事,而是在于你信不信我干的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林爸脚步一顿,有点明白自家姑娘的意思了,这就跟问自己是相信科学还是相信非科学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我当然相信科学,但我对不被人类知道的未知仍然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“未知不能跟没有划等号,你是这个意思吧?”林爸停下脚步问道。

    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。

    林爸笑了一下,也不知道信了没信,却也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都快到家门口了,林爸再一次停下脚步:“要是我跟你妈反对你拜这个师父,对你会有什么影响吗?”

    “您对那些东西还是不信……”确实也很难说服人,这个林雨桐理解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,不管是不是真有那什么东西,反正我没看见,我就只当是没有。我闺女跟那些都没有也不该有丝毫的关系。”扯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做什么呢。安分的过太平日子就好。便是真有什么,平生不做亏心事,夜半不怕鬼敲门。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跟别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可把林雨桐给难住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四爷的不顺是天给的,那么她的种种不顺,便是父母给的。怎么也没想到,重新来过,爱情和事业,都被父母质疑。

    唉!自己这神棍的职业生涯,看来注定是不平顺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一脸怨念的看着老爸的眼睛。可是突然间就又有了变故,眼前不知道怎么的,就出现了一副画面……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