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书包网5200,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https://www.shubao5200.info

书包网5200 > 言情小说 >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 > 31|与你同在(31)三合一(1/2)

31|与你同在(31)三合一(1/2)
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与你同在(31)

    “招赘?”林妈压着声音哼了一声:“真要是想着闺女不可靠,当时我不会给你生个弟弟呀?那时候管的可没那么严。我们有公职的超生顶多就是不升职……这对我跟你爸有影响没?”

    没!你俩一直也没升职。

    “我们那是不想要。”林妈语重心长的,“养儿子咋了?养女儿又咋了?不管是儿是女,养好了就靠得住,养不好就是有十个儿子能咋?当妈的老了还不是得去要饭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也是。

    一个妈能养一窝孩子,一窝孩子养不了一个老娘的多的是。

    林雨桐将帽子从脸上拿下来,睁开眼睛便道:“那你们就是不稀罕招赘呗。”

    那也不是!

    林妈就说:“招赘……有能耐的不乐意招赘受人管束。这乐意受人管束的又有几个是有能耐的?这找对象,得找个靠的上的。长的好看当然是好了,对着也能多吃两碗饭,但只是锦上添花……真到了过日子的时候,男人指靠不上,什么事都得你出头,家里家外就忙你一个人,到那时候,你就知道什么是苦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,还是那句话——男人得有本事。

    “但有本事,未必是一定得挣多少钱。”林妈又把话兜回来了。能挣多少钱,这事不能说强求。一个人一个运道,没钱不等于人家没本事,钱不是衡量人的一个绝对标准,但在能养家糊口的前提下,这男人在外面的处事交际,处理事情的能力,应该重视一下呢。

    这话真就是亲妈的说的话。

    也只有为你想的亲妈,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她发火发怒林雨桐都不怕,就怕这么正儿八经的。显然,这件事在她心里是搁着一点没过去的。

    这叫林雨桐怎么说呢?办事能力……这个需要怀疑四爷这方面的能力吗?但这得用事实说话。现在说出来林妈肯定不信,毕竟年轻人嘛。现在年轻人办事,有几个是不靠着父母亲戚积攒下的人脉的?而四爷现在就是无父无母没有亲朋故旧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背景……自家老妈能相信才有鬼。

    她能说啥?

    巧舌如簧也没法说。只得给她吃定心丸:“那您就看着呗……您要是觉得成,那就成。要是觉得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林妈的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不怎么样,“……您肯定觉得成的!以后您找机会接触接触就知道了。”林雨桐只能这么着把人支着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林妈不甚满意,但听着也还像是句人话。这种事硬的不行,只会越刺激越跟你拧着来。温水煮青蛙嘛,慢慢说就是了。小姑娘这种恋爱,来的快也去的快。心里这么想着,但嘴上还是给予警告:“谈恋爱就是谈恋爱,不许逾矩,听到了没?”

    到了!到了!

    “真到了。”林雨桐朝外指了指,“到前面该停了吧。”

    记忆里就是到了那个水塔的地方下车的。

    果然,林爸就喊:“师傅,水塔寨路口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对了!老家叫水塔寨。

    下乡的客车就是这样,半路上你自己注意着路,过了可不管。叫停就给你停的这种。

    林爸这一喊,林妈和林雨桐都得动了。大包小包七八个,过道又窄,磕磕碰碰的挤下去。这会子倒是不太热了,太阳下山了。傍晚的时候,乡下周围都是田地,凉风习习的,除了蚊子多点,也没啥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去,大伯开着三轮车在路边等着。见他们一家下车了,就过去帮着拿东西。

    好些年不见了,不见想不起来,见了倒是什么都记起来了。她欢欢喜喜的叫大伯,林大伯挺高兴。

    林妈就说:“等的久了吧。我说到了再打电话,桐桐他爸非不听。”

    林爸一边拎着包往车上放,一边道:“这不是妈正好打电话过来嘛,她问了,我就说了。”

    林大伯在边上接话:“妈早上给你打了电话,今儿在家忙叨了一天。又是给你们收拾屋子,又是杀鸡炖肉的,快回吧,这会子肯定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三轮车,碎石屑的路,两边绿树成荫,风吹的头发扬起,感觉是比城里的车水马龙舒服。

    林大伯一边开车,一边跟林爸说这一片的地是谁家的,种着什么什么。又说林雨桐:“不是放暑假了吗?你奶奶这几天就念叨,说这孩子说好的暑假回来住段时间,怎么也不见人?”

    这话绝对不是林雨桐说的。至少曾经的林雨桐是不会说出这话的。

    爷爷奶奶上城里去住,这个可以。叫她到乡下来住,一是确实不习惯,二是不怎么喜欢大伯娘。所以,这种说回来住的话,一定是林爸哄林奶奶的,结果老人家当真了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林爸就扭脸看闺女,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林雨桐就接话:“就是打算来住的。这不是等录取通知书吗?等通知书到了,我就回来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回来请客。”林大伯就说林爸:“这也是咱们老林家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被这话带回很远很远的曾经,曾经考上大学的那一年,爸爸也有这个意思。说是不管怎么说,城里的同事朋友不请都行,老家得回。可那时候的林雨桐对这种行为十分不理解。平时跟老家都不怎么来往。相反,早年的时候,为了老家这个亲戚那个亲戚的事,家里受了不少麻烦。她特别烦农村这一套。

    可如今再想,却都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林爸这会子也是爽朗的笑:“当然得请。要是没出差错,过些日子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从村口到村里,开三轮车也就是五六分钟的事。没说几句话,这就到地方了。林爸一到村口就下车,带着林妈一起。以往每次回来都是这样,进村不坐车。一路上见一路的人问候一路的人。曾经的林雨桐只觉得这是嘚瑟,在外面未必有多大的本事,但回来便像个人物。还觉得挺羞耻的。如今再回过头来看,完全不是那么一码事了。

    她也跟着往下走。

    林大伯说:“桐桐先跟大伯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跟我爸一块吧。村上好些人我都不认识呢。”她说着,就从车上蹦下来。

    林爸的表情总算满意了一点,心说,这才像是个大人办的事。

    就这么着,一路跟着林爸林妈叔叔婶婶大爷大娘的从村头走到村尾,这个聊几句,那个聊几句,到家的时候天差不多都快黑透了。

    家里的院子亮着灯,灯火通明的。林爸林妈先进家门,林雨桐蹲下寄了个鞋带,要进去的时候却愣了一下:隔壁的门墩上,坐着个‘人’,正再朝这边看。

    这肯定不是活着的人,要不然林爸不可能看不见,也不可能不搭理。她以往很少回老家,也不知道那人是谁,里面林妈叫了,她也就没顾得上先进去了。

    林家的院子其实是俩院子,林爷爷有俩儿子一个闺女。

    老大是林大伯,老二是林爸。最小的是林小姑。

    这闺女要嫁人的,这俩儿子,饶是一个儿子在外头,这家里总该有老二一个院子的。当年好些人就是这么想的。于是,大伯结婚的时候,就在自家院子的隔壁又买了一院。老宅的房子,是留给林爸的。平时爷爷奶奶是住这边的,两院的隔间墙上,开着个拱门,照顾方便。平时老两口也不跟大伯那边吃,只自己做饭。除非农忙的时候大伯娘顾不上,得要奶奶帮着做饭,两家才合在一起吃。

    林爷爷是个斯文的老人,以前是村上的文书。林奶奶是个干净利索的老太太,家里家外拾掇里的井井有条。不大的院子,各种菜种着,前院种着石榴,后院栽着核桃,中庭是一架葡萄,都是有了年纪的老树了。

    爷爷奶奶稀罕孙女,进来就拉着瞧。就着水龙头洗了脸,方桌支到院子里就开饭了。

    饭都上桌了,大伯母才过来,端着一盆煮好的玉米:“想着你们爱吃,从我娘家特意要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林雨桐不喜欢大伯母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不是人不好,就是处处拿她娘家出来炫耀。她娘家兄弟姐妹都在县城,日子过的有油水。好像这么着,就能压住林大伯一样。那意思就是:别以为你兄弟在外面工作有什么了不起,我娘家兄弟姐妹也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林雨桐忍不住就怼:“那多不好意思,人家都在城里,吃啥都得买。又不是自家种的要点没啥……吃人家特意买的……”

    林妈就在桌下踢了闺女一下,这肯定不是她娘家的。不过是找个借口提一嘴娘家,偏你非给捏破。

    林奶奶瞪了大儿媳一眼,就夹了鸡腿给孙女:“吃这个……是自家养的土鸡。还给你攒了一篮子土鸡蛋,这回给你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林雨桐就说:“这回爷爷奶奶跟我们一块走呗,去住一段时间。我带你们出去玩呀。”

    “去不了。”林爷爷又给孙女夹了一筷子鱼肚,“你大伯那边要盖房。”

    大伯这房子盖了有二十年了。当时只盖了前面,如今大堂哥要娶媳妇了,这后院的上房得盖起来了。

    林爸就顺势问大伯,“什么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大伯没言语,大伯娘先道:“别的都好了……就只差一两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你说这话说的,对于工薪阶层来说,现在的工资收入,一两万可不是小钱。

    林妈就说:“这是打算多少钱盖房呢?”农家院只盖后面的话,三万就下来了。刚才从村口一路进来,好几家新盖了房的都是这么说的。一共才三万,大伯娘一开口就是一两万。这是想叫自家出一半呢。兄弟盖房,不出不好意思,出吧,还不够憋屈的。林妈说话向来耿直,见她要开口,林雨桐就说:“爸,咱把这边也盖了吧。两个院子一起盖,看着也齐整。”

    我们家也盖房,你总不好意思从我们借钱了吧。

    林大伯俩儿子呢,早惦记爷爷奶奶住的这一院子。如今我们把院子盖起来,这就是我们家的,谁来说也不顶用。

    林爸‘啊’了一声,“也不是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林雨桐就给林爸发短信:从给我攒的上大学的钱里拿一部分出来盖房呗。

    林爸收了手机,看了闺女一眼,就跟林大伯商量:“那咱们明儿再合计合计,先吃饭……先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把这一茬算是给暂时揭过去了。

    乡下的夜里,一过十点就比较安静了。亮着的灯间次的熄灭。

    老两口肯定叹气,为了盖房的事。自家爸妈也肯定没消停,压着声音在屋里估计都吵上了。林大伯大伯娘应该也是,大伯娘一定说林大伯‘看看你家兄弟,一点劲儿也使不上’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这跟林雨桐都没关系。

    她住在抱厦里,开着窗户,夜风吹着,外面是蛐蛐青蛙知了的叫声,林雨桐怎么也睡不着。睡不着就跟四爷发短信,如今这种手机发短信费劲死了。

    两人有的没的聊了两小时,十二点前后的时候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睡前得去趟厕所吧,上厕所得起身去后院的。这就住在农村不好的地方了。拖鞋是早几年夏天回来的时候奶奶给买的,自己走了就有洗干净收起来,旧倒是不旧,就是有点硬,踩在院子里的水泥地面上,踢踢踏踏的。

    往后院去,得从拱门边过。靠着开拱门的这面墙,留了一个过道通往后院。有月亮,看的清,林雨桐便没有开灯。上了厕所出来,打拱门这边路过的时候,林雨桐朝隔壁大伯家的院子看了一眼,因为在院子里,能清晰的听到隔壁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大伯和大伯娘两人的呼噜声,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可这一看,林雨桐差点吓的跳起来。大伯家的窗户口,站着一个人。可不正是之前隔壁坐在门口的老头。

    老头就那么站在大伯家卧室的窗户口上,盯着里面使劲的看。连林雨桐发出这么大的声响,她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这是咋回事呢?

    林雨桐才说要上前去,屋里就传来林妈的声音:“桐桐……上了厕所就赶紧回屋去睡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!”林雨桐应着,临走又看了一眼。要不是确定等到自己大学毕业要工作的时候,林大伯大伯娘都好好的,她今晚都不能这么轻易的这么放过去。

    回屋也不开窗了,关上窗户拉上窗帘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第二早上,早早的就被吵醒了。村里人都要下地,三轮车不停的打门口过,想睡懒觉也睡不成。

    起来之后林爸林妈去村里看一个生病的同族老人去了。奶奶在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林雨桐一边帮着剥葱剥蒜,一边跟奶奶打听:“我恍惚记得,以前回来的时候,隔壁家门口总坐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林奶奶手一顿:“你记性倒是好,那是你六爷爷,咱们两房闹的不愉快,好些年都不说话了。你六爷爷也走了好几个月了……你爸还回来奔丧了,你高三了,估计你妈也没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只要不是恶鬼,不会轻易跑到别人家的。

    这位六爷爷,干嘛跑到大伯家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搁在林雨桐嘴里转了几个圈,也没问出来。结果倒是出去割肉回来的大伯娘在外面听见了两句,就说:“那老不死的东西,早该死了,我当是就说,肯定活不过今年,这不,老东西前几个月死了。死了可就消停了!”

    林雨桐就看见自家奶奶的脸一下子不好看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今儿是爷爷的生日,没法闹。而且,估计奶奶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林雨桐拍了拍奶奶,凑过去低声道:“将来……我接您跟我爷爷去城里……”不受这气了!

    老人哪里是真想去城里,不过是孙女一句话,叫人觉得心里暖和而已。

    大伯娘没听见,她搁在外面的水龙头那儿洗菜呢:“那老东西,当初盖房子,想吃咱们半尺!想的美!他们盖,我晚上就给拆,到底是没闹过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村里这宅基地,谁吃谁一点,这个是容易闹事,哪个村都有为这个打的头破血流的。不管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